置顶广告副本.jp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禅与生活 >正文

独立:科学家怎样应对官僚主义对研究工作的影响

作者: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日期:2017-07-27 13:48:54   阅读次数:4 次


 

演讲 | Michael Berry(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梅尔维尔·威尔斯荣休物理学教授)

翻译 | 刘 伟(国防科技大学光电科学与工程学院)

今天上午我非常高兴地聆听了你们所作的几个报告,也看了你们的活动日程,这些都给我很深的印象。我所在的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物理系,多年来也一直鼓励本科生科研,但我们并没有像你们这样一个全校性的组织(康奈尔大学本科生研究理事会,Cornell Undergraduate Research Board,译者注)。

在英国我们谈论自己的时候总有些难为情,然而在美国你们并不忌讳谈论自己,这一点我们看看杰里·斯普林格(Jerry Springer)先生就知道了。因此我也尽量入乡随俗来谈谈从事科学工作, 特别是从事科学研究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也别指望我像斯普林格那样放得开)。我将要谈论自然科学,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从事社会科学研究,但是我所说的不仅适用于自然科学,也适用于其它类型的学问。

我并不是出身于书香门第,而是来自于一个略高于文盲水平的家庭。虽然小时候妈妈很好地保护了我,使我得以远离那些她必须忍受的家暴,但我的童年并不快乐。我不确认,当然这本身也不重要,对我而言也许从事科学工作能让我从现实世界逃离到更纯洁的世界。早期的一些经历让我明白,以后我不会像我的一些亲戚那样去做生意。

小时候我星期六会在姨父的商店里兼职卖裤子。他常常会问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读书上,什么时候能辍学和他一起做生意。有一天一个客人来要某种款式的裤子,我拿给他了。他问我:“这条裤子多少钱?”我答到:“三英镑。”(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价格了!)然后他又说:“我要一条比这个好点的。”这个时候我叔叔走过来了,拿起那条裤子说:“我们有比这个好一点的,请您稍候!”然后他就去商店后面了。大概五分钟之后,姨父回来了并拿出来一条一模一样的裤子说:“看看这条好点的,不过贵点,每条五英镑。”最终那名顾客买了这条裤子,然而这让我难过,从而也明白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后来一本杂志上的卡通画又带给我非常负面的影响。在那张卡通画中,一名面色惨白、身材弱小的小伙躺在沙滩上。当然那个时候我和他也差不多,只不过我不需要像他那样戴眼镜。他身边围绕着一群崇拜他的女孩,这些女孩都是那个年代典型的让人生厌的胸大无脑型艳女。这些美女们完全无视旁边另一位古铜肤色、浑身散发着荷尔蒙气息、性感而又魁梧的壮汉。那位孱弱的哥们之所以能比这位猛男更能吸引美女们,仅仅是因为他正在阅读一本关于核物理的教科书。时至今日我常常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解构掉那幅卡通画所暗示的一些负面的东西,但即便如此那样的画面还是让我很难堪。纵使那个时候的我非常稚嫩,也觉得这些东西和我心目中的科学格格不入。

大家不用担心,我的生活不会变成这样,后来的经历也更加坚定了我早期觉得科学家就是谦谦君子的代表的信念。关于这一点大家各执一词,当然也有一些人持非常强烈的反对意见。在1800年代早期的时候,法拉第(Michael Faraday,英国著名实验物理学家,电磁理论的奠基人之一,译者注)刚刚开始他在皇家研究所(Royal Institution)实验室助理的工作。法拉第告诉他的导师、伟大的化学家汉弗里·戴维(Humphrey Davy)说:“我想从事科学工作,因为科学家之间没有妒忌和其它会困扰他们的勾心斗角。”戴维回答法拉第说:“等着瞧吧,年轻人,你慢慢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的真面目,科学家和其他人一样刻薄和自私。”

收藏该页】 【关闭窗口】 【回顶部

上一篇:何因时尚、何要浮名——山水画家白晓军创作谈

下一篇:还以为印度很落后吗?历史上它曾经几次超越中国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0)
你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加载中
我也来评论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1429号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网天下 

操作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