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广告副本.jp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禅与生活 >正文

1929年,美国人怎么看蒋介石

作者: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日期:2017-07-27 14:15:50   阅读次数:3 次


 

美国人怎么看蒋介石并不是一成不变,1929年,在南京的美国领事馆官员通过他们的观察,给远在北京的大使写过一个报告。这个报告今天读起来,有点滑稽,有点荒腔走板,又非常有意思,读着读着,当年的历史情景扑面而来。

1929年的蒋介石可谓春风得意,尝足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甜头。此时此刻,国民革命军北伐已经成功,中国自古就有“皇帝轮流做,明日到我家”的说法,蒋介石忽然登上了权力顶峰,这个确实出人意外,别人想不到,蒋自己也未必能想到。吊民伐罪,周发殷汤,说到底,天下都是打出来,成王败寇,最后的胜利者永远属于正义之师。

 

还是先聊聊历史,先说1895年,这可以说是中国人最沮丧最难堪的一年。中日大战虽然发生在前一年的甲午,真正投子认输,有条件的投降,让大清签下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却是在这一年4月。因此在1895年,一方面是恨悠悠赔款割地,另一方面是气鼓鼓小站练兵,前者是为过去的无能买单,后者是为未来的崛起做准备。

 

小站练兵成全了一位响当当的人物,这就是一代枭雄袁世凯。小站练兵聘请的是德国教官,一招一式都学习德国,最终也没有学像,可是军权在手,拥兵可以自重,一不小心就得到了天下。机会来的很突然,袁世凯并不是小站练兵第一人选,他不过是接替了胡燏棻,结果到后来,没人再知道这个胡什么棻是何许人,猛一看还以为是个女同志呢。

黄埔军校的结局也有点相似,1924年,蒋介石并不是南方革命党中的最高军事将领,要说地位,有个叫许崇智的明显比他高,年龄大一岁,处处要压他一头,学历资历都比蒋强。黄埔军校筹办之初,孙中山想让程潜当校长,蒋介石只是副校长人选,后来阴差阳错,仿佛袁世凯接替胡燏棻一样,蒋介石顶掉了程潜,成为黄埔军校的实际领导者,成为名副其实的“校长”。后果总是难以预料,谁也不会想到最后会有那么惊人的回报,没有小站练兵袁世凯做不了民国首任大总统,没有黄埔军校就没有国民党的天下。

还是让我们看看1929年身在南京的美国领事如何描述蒋介石吧,这时候,国民政府已成立,东北张学良已经易帜,北洋军阀这一页算是彻底翻过去,美国领事对蒋介石的评价,其实是对中国新政权的评价。美国人很看重出身,在教育背景这一栏上,说蒋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留学日本东京军事学校,长于陆军,曾在俄国待过一年。这些介绍要说对,大致有那点意思,要说准确,便有些离谱。

关于蒋介石的文凭之伪,早就有过各种详细考订,是不是货真价实不重要。当年没人在乎这个,文凭永远是个没有用的死东西。值得品味的重点,是说蒋介石在俄国待过一年。这个俄国是苏联,也就是说赤化的共产主义苏维埃。先说有没有,有。时间不是一年,确切地说,三个半月。关于这段俄国经历,大家后来都不愿意提,国民党自己捂着不说,共产党更不愿意说。但是美国人不会轻易放过,在他们看来,这很重要,这意味蒋介石非常有可能“赤化”。

尽管此时的蒋介石已跟中国共产党翻脸,和苏联的感情也差不多掰了,美国领事的判断是这位“聪明的政治家”,不仅会“不顾一切揽权谋私”,还“与左派重要领导人有密切联系”,“他的势力将不可限量,他在个人集权的能力方面将超过国内其他领导人”。很显然,美国佬非常担心,担心这个“懂得如何利用别人的偏见、恐惧等个人缺点”的政客,会左倾会赤化,甚至“有可能暗地里仍对苏联友好,对其他国家冷淡”。

冷战是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产物,在这之前,反对赤化和向往红色政权,可以是个模棱两可的东西。它很可能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一个人难免忽左忽右,最聪明的人就是左右逢源。美国领事特别强调了蒋介石对日本的态度,这个看法很坚定,认定蒋虽然在日本留过学,深受日本文化影响,但是无疑会“憎恨日本”,憎恨这两个字斩钉截铁。

为什么蒋介石会憎恨日本,美国领事在给大使的报告中并没有详细说明,只是根据语调,相信自己的判断绝对准确,是有可靠的情报支撑。从地缘政治上看,中国人仇恨日本人显而易见,甲午割岛之恨记忆犹新,然而对俄国的态度,按说也不应该好到哪里,毕竟老毛子从中国版图上,割去了更多的宝贵领土。蒋介石“曾在俄国待过一年”,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不足以证明他就应该亲俄,事实上,蒋在日本待过的时间更长。

1929年以后的中国,究竟会怎样发展,美国人其实真看不透。在南京的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对蒋介石就喜欢不起来,她看到了一个大搞拆迁的国民政府,好大喜功追逐时髦,新的首都计划正在改变南京,南京这个城市正在向国际化大都市看齐。未来几年的快速发展,足以让世界惊叹,但是有一点美国人没看走眼,那就是这个国家很不太平,民不聊生,而蒋介石个人的权力欲望又太强烈。美国人相信,蒋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不能代表他就能把贫穷落后的中国,顺利地带入现代化,说到底,蒋介石既是“温和派和自由主义者之间的关键角色”,还是一个独裁者,或者是说一个独裁的向往者,他本身就是中国政局最不确定的因素之一。事实上,无论向左还是向右,这个国家与法制都格格不入,依然在走着人治道路,离真正的强大还有很多距离。

收藏该页】 【关闭窗口】 【回顶部

上一篇:还以为印度很落后吗?历史上它曾经几次超越中国

下一篇:《孙子兵法》在现代企业管理之中的价值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0)
你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加载中
我也来评论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1429号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网天下 

操作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