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广告副本.jp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诗词美学 >正文

幸运和坚持,让他成为出色的敦煌学者

作者: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日期:2017-07-27 14:14:42   阅读次数:2 次


 

文革后期,在上海住眼科病房,那种大房间,一个房间就一病区。当时这家医院的眼科,上海最好,华东地区最有名。有位留学德国或者奥地利的老专家,水平极高,号称“远东第一把刀”。病友们背后议论他的传奇,留下的最深印象,文革初期被打倒,老专家天天打扫厕所,有个年轻的清洁工十分照顾。如何照顾不重要,重要的是小伙子好心得到回报,被老专家看中,偷偷地收为弟子,把自己的绝学都传授给他,结果这名不起眼的清洁工,便成了当时医院中最好的眼科医生。

情节很武侠小说,后文革时期,类似故事非常励志。年轻人写大字报,写着写着,拜老先生为师,后来成了书法家。写批林批孔文章,古文方面有疑难,向老先生请教,文革后恢复高考,这些年轻人成了大学生、研究生。都说那几届大学生货真价实,不知道很多都是文化大革命所赐。

话题回到年轻的清洁工身上,病友们都觉得他运气太好,逃避了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又学会一门非常好的医术。不容置疑,年轻人现在肯定已是国内顶级眼科专家。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学习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不讨论年轻的清洁工是否逃避了上山下乡修地球,大家羡慕的只是他获得的绝佳机会。人生最难得的是机会,我上大学时,大学还看不上当代文学,教现代文学的许志英老师总喜欢拿北京的社科院文研所说事,他觉得自己出身复旦没啥了不起,可是弄这个现代文学,跟在大名鼎鼎的唐弢屁股后面干过,这个经历非常牛,见识会完全不一样。许老师的名言,文学研究所出来的人,就算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

记得刚考上大学,父亲很不屑地说读文科要上什么大学,祖父同样不屑,说我们老开明的人最看不起大学生。很长时间,我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说,觉得他们是出于嫉妒,父亲和伯父没上过大学,祖父也没上过大学。

后来才想清楚,因为他们都长期做编辑,跟无数大学生打过交道,知道大学生的份量,见过太多糟糕的大学生,同时也知道,学文的人只要自己有心,只要认真和想学,在编辑岗位上好好干活,很可能是最好的修行。

民国年间老开明书店,出过很多厉害的编辑,1949年以后,搞教育的去人民教育出版社,搞文学的去中国青年出版社,搞古典文学的去中华书局。老开明的人在什么地方都出色,都是第一流编辑,都能发光。

说这些是因为手头在读的两本《鸣沙习学集》,我的同学徐俊所著,他写别的书没读过,这两本书已让人彻底折服。当然,说是同学还有些套近乎,徐俊比我低一届,我们学校中文系是小系,77级78级79级,三届学生加在一起,也没几个毛人,弄古典文学玩出名堂,更是凤毛麟角。他是79级,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华书局,一干就几十年。说老实话,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少见多怪,论起做古典文学的学问,还真找不出比中华书局更好的地方。

收藏该页】 【关闭窗口】 【回顶部

上一篇:黄朴民:《孙子兵法》与现代竞争

下一篇:人生若只如初见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0)
你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加载中
我也来评论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1429号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网天下 

操作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