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广告副本.jp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艺术评论 >正文

王冬龄“乱书”“壁书”释“道象”

作者: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日期:2017-06-18 13:26:22   阅读次数:6 次


近日,由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书协、杭州市文联、银座美术馆和《诗书画》杂志联合主办的“第三届《诗书画》年度展——道象·王冬龄书法艺术”在北京太庙艺术馆举行。此次展览中,王冬龄以“乱书”和“壁书”的形式来呈现儒释道名篇:主要展出的是他新近创作的大型镜面壁书《易经》,作品全长32米、高3.5米,由白色的油漆在不锈钢板面上书写而成;同时展出的还有王冬龄近年来创作的蝇头小草《道德经》和《庄子·内篇》等十余件草书作品。

  “王冬龄近年来的突出表现是在公共空间中的巨幅书写,这种书写每每将他自己推到‘临场’的境地。笔走龙蛇、气贯长虹,这种书写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心潮浪逐的观赏快慰,也引导大家思考书写行为的本体属性和书写作为语言的深层价值。”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表示,“当代艺术越来越和‘场域’发生关系,而王冬龄在激情创作之时,‘场域’中的媒介、空间和他的书写行为相汇聚,也由此生成了新的‘文本’。此番王冬龄新的书写在太庙的空间里展开,得六百年皇家庙堂之‘场域’,再次验证了传统与当代相接而产生的魅力。”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则说:“从2003年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园建成肇始,王冬龄‘写大字’已成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他曾书写《逍遥游》《道德经》《心经》等东方经典,仅十米以上的《逍遥游》就写过十次之多。这一书写现象不唯增添书艺表现的气势和样式,而且以其现场的效果,揭示字体与人体一体、手动与心动齐动的书写内涵,创立了当代艺术创作的新模式。他沉醉于这一模式之中,将中国的典籍、文字、书写、气格、体魄、文意融为一体,合成当代东方的新艺术。”

  对于这样的创新,王冬龄坦言,他渴望通过这些具有实验性、原创性和当代性的作品,彻底打破传统书法的字法、章法,以抽象的表现将其彻底解构,却又不背离书法艺术的内核。回忆自己在抄写蝇头小草《庄子·内篇》时,他说:“这件作品共12页,先后用了一个多星期,每天断续写一些,因为字数多,基本每天要写4个小时以上。草书的自由度大,也就能体现错落自然、一任天机的抄写。而蝇头小草的难度在于草字虽小,力度却须浑厚,笔势须纵横,结字须洒落,行气章法须变化。在抄写时,我经常也会被文字感染,比单纯阅读时体会更深,可谓一举多得。最后写完文章,不多不少正好写满一本册页。”


W020161118402427100335.jpg

收藏该页】 【关闭窗口】 【回顶部

上一篇:无

下一篇:修己以敬 变有方略 ——张建才其人其书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0)
你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加载中
我也来评论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1429号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网天下 

操作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