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广告副本.jp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 艺术评论 >正文

独立:科学家怎样应对官僚主义对研究工作的影响

作者: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日期:2017-07-27 14:03:48   阅读次数:3 次


 

我去影院看《绣春刀2》,演到北斋自述小时候做过“瘦马”,旁边有姑娘低声问是什么东西,一个自信的男声回答:“就是童工!”

“雏妓”算不算“童工”呢?还真是个问题,对于大部分热爱生活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问题,知也可,不知也可,想来也没什么新鲜。我暗自为他们点了个赞,学着陆文昭说了两遍:

不打紧……不打紧。

真正“打紧”的,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的是错的,还拼命地指鹿为马,比如前两天朋友圈里疯转的《为什么杀了魏忠贤不久,大明朝就垮了》,就是其中的典范,把明朝的厂卫政治说得忠君爱国,把阉党的法外之刑说得大义凛然,把权阉魏忠贤说成了大明末世的定海神针。

收藏该页】 【关闭窗口】 【回顶部

上一篇:修己以敬 变有方略 ——张建才其人其书

下一篇:时代记录者:拧就一股“新新闻主义”的写作流派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0)
你还可以输入500
评论加载中
我也来评论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61429号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网天下 

操作成功!